滚动新闻
当前位置:首页 > 银行理财

小银行“委外”投资爆发式增长 机构筛选和风险监测能力待规范

2015-12-03 11:05:56 来源:其他

见习记者

  城商行和农商行的理财规模加速增长,但由于自身投资团队成长无法匹配,委托投资就成一道主要的渠道。

  这一现象,普益财富统计的统一是一个佐证。

  2015年第三季度,城商行发行理财产品11270款,占比32.77%,环比上升2.99个百分点;农村

  金融机构(包括农商行、农合行、农信社)发行5228款,占比15.20%,环比上升3.76个百分点。区域银行发行的银行理财产品数量和比例大幅上升,存续规模达到约2.57万亿元。就其在国内银行理财总规模约18万亿元中的比重,还有较大上升空间。

  同时,也有券商资管人士反映,今年以来,农商行和城商行委外债券投资规模大增,预计明后年规模还将集中爆发。关键在于,委外投资并非简单地外包投资,银行必须具备筛选机构和监控风险的能力。

  委外投资规模增大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综合了解发现,从委托需求端来看,城商行和农商行的理财规模还有较大扩张空间,但同时其专业投资团队力量则明显不足。很多小型区域银行没有独立资产管理部门,尤其是对标准化的债券市场,并没有配备相应人才。

  其中,农商行的能力相较城商行更加匮乏。据普益财富三季度统计,城商行发行债券与货币市场类产品为6418款,组合投资类产品4590款,差距较小;但农村金融机构二者相差悬殊,发行债券与货币市场类产品4403款,组合投资类产品仅为758款,不足前者的七分之一。

  另有浙江省某城商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目前其理财业务委外投资的占比超过50%,尽管委外和自身团队投资都在发展,但未来一段时间内对委外投资的依赖不会降低。

  而从供应方来看,各类资管机构本身发展较快。

  在证监会监管体系内,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披露,截至三季度末,券商资管的业务规模已达到10.97万亿元,三年多来增长高达37倍,比重已经超过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专户业务规模,占比分别为33.56%和31.11%。排名前十家的券商资管业务总规模达到5.58万亿元,占总规模一半以上。中小型券商资管发力,寻找中小型银行合作显然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有上海地区券商资管人士表示,今年以来,城商行和农商行的银行理财委外投资规模有所增加,且明后两年还有爆发趋势。“目前这块业务拓展很快,中小银行的需求很旺盛。”上述券商资管人士说。

  据上述资管人士介绍,一般而言,中小银行委托其投资方式为一对一理财专户,不涉及分层。一家小银行委托理财资金规模甚至可能不超过亿元。目前来看,银行方面的收益要求普遍在5.4%-5.5%,超额收益部分,分配方式各异。

  “如果对债券投资品种的限制非常严格,收益做不上去,我们可能要求所有超额收益。”有沪上券商资管人士透露。

  投资监测能力待规划

  谈及目前小银行的委外投资模式,有城商行人士表现出较大疑虑。

  某东北地区城商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其对委外机构的选择很谨慎。除了看中机构的资管能力,能做好收益,另外一个考虑,在于委托机构可以提供诸如宏观、行业研究等方面信息。“券商是市场上最活跃的参与者,他们有自营投资,也有研究团队,对未来趋势的判断,可能比银行更敏感一些。通过委外的合作,也是希望能从他们那学习,提高自己业务的操作能力。”该城商行人士称。

  “委外管理其实是一个很专业的领域,其中涉及到的能力,和你自己做投资,有较大差异”,一名长三角城商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:“现在很多城商行做委外,合作模式比较简单粗暴。比如委托的券商报个价(收益率),银行提供三个月、六个月资金。到期后,再给钱,再谈一个价格。但实际银行对于券商的投资策略、后续执行跟踪,都缺少相应工具和能力。”

  在上述人士看来,现在大部分城商行,尤其是农商行,在委外投资领域属于初步探索,甚至只是投资外包的阶段。银行资管本身缺乏投资策略布局,在委外投资时,以债券投资为例,对久期、杠杆比例、行业集中度、评级配置等欠缺专业判断。

  南京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戴娟此前也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随着市场的变化,客户需求多样化,会纳入新的投资市场范围,考虑FOF(组合基金的基金)和MOM(组合基金管理人的管理人)的形式。

  “但这些模式主要是用来做辅助和组合的。即使是单一委托投资,也是为我们之后的主动管理去服务”,戴娟认为,虽然术业有专攻,但从银行的角度,在风险控制上,需要强化动态监测和管控能力。

  事实上,不管是出于自身绝对投资能力的欠缺,还是由管理理财规模较大所致的精力不足,在兴业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顾卫平看来,商业银行和资产管理机构寻找优秀投资者,搭建投资管理平台,是未来大资管的发展方向,但委外投资细化来看,有两个关键。

  首先,是对委托机构的筛选。聚焦至收益率的历史业绩并不能说明一切问题,宏观来看,目前国内没有一套数据体系来综合评价机构。银行对于资管机构本身的能力,如何评价,缺乏经验。

  其次,在找好委托机构后,对日常的风险管理和业绩评价也还没有好的监测和评价系统。现在日常管理主要是看产品净值,但真正有效的管理,需要风险穿透地来监控,需要一个更加实时的系统进行对接。

(责任编辑:DF155)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票金所官方微信。